l

Communication Skills by misura

无授翻,原文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0526136


看着蛇眼和白幽灵在练习垫上对战真的是种十分......特殊的体验。弗林特对蛇眼的能力多少有些了解,对白幽灵也是,以某种-知己知彼-的方式。但他从没试过就这样看着。

也不是说现在真的没事可做,但所有人还是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这里。

名义上这只是一场友好的比试,空气中却弥漫着紧张的气氛。并不是那种会把一个人搞进医疗室的紧张,就只是紧张而已。

『真该把他们的头按在一起,让他们好好坐下来聊一次。』路障说。

弗林特咽下了一句尖锐的回复,杰伊却噗嗤笑了:『你有试过跟蛇眼坐下来聊天吗,长官?』

路障耸耸肩:『多多少少吧。我的关键是,谈论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时并不需要语言。』

对,但可能需要一个时光机。弗林特知道『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』那套,但他还是非常非常的讨厌某人。

杰伊似乎认为,这都是因为在他们第一次『和平会面』时某人差点点就割了他的肠。

她很聪明,但有时她就是错的彻头彻尾。

『每次吵完架,你觉得让我赢得我老婆原谅的就是甜言蜜语吗?』路障摇摇头,『想想吧。』

弗林特想象不出来。大概是因为他只见过路障的老婆一次两次。

『你的意思是,蛇眼让你联想到了你妻子?』杰伊说。

路障耸耸肩:『婚姻和友谊都代表了信任和承诺,杰伊。代表只用一眼就可以将性命托付。』

『对的。』杰伊直接当他默认了。弗林特笑了,直到他想起了这个类比中的另外一个人。

『这俩之间有点故事。』路障继续说道,就好像他们不知道似的,『所以更应该好好谈谈,放下过去、享受将来。』

弗林特已经有点不舒服了:『长官,容我提醒一句,白幽灵是个杀手。』

『你觉得我又是什么圣人吗?』路障反驳道。

某种意义上,还真是。弗林特知道路障也犯过错,但那不能和加入眼镜蛇组织做尽坏事相提并论。

『浪子回头金不换。并不是说我有多相信他——或者喜欢他,但我会给他一个公平的机会。更何况他的担保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』

『他说过他不是我们这边的。』弗林特说。但是这一次,我不会和你们作对。

『可不是。』路霸哼了一声,『忍者对吧?总爱说些漂亮话。』

『又一个蛇眼和你太太的共通点?』

『不不不,我才是那个喜欢说话的。』路霸摇摇头,『但就像我说的那样,语言的作用是有限的。』

『用刀把对方大卸八块比之又如何?』虽然弗林特并不真认为这样的事情会发生。

『我想那是一种非常激进的表达方法。』

『激进?』

『意思是——』

『长官,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,』弗林特说,『我只是完全不懂你的意思。』

『我大概懂一点点。』杰伊说,『就是没想到蛇眼和你老婆之间有那么多共通点啊,长官。』

路霸叹了一口气:『真不该做这个比喻。』


/『我是你老婆。』

耸肩。

『我也不是你老公。这个比喻实在太蠢了。』

还是耸肩。

『再不认真打,你今晚就睡沙发去。』/


路霸笑了:『这才是我们的蛇眼嘛。』

『很快就不只是我们的了,显然。』

杰伊皱眉:『你觉得他刚刚保留实力了,长官?』

『刚才不是说了吗,除了语言还有很多种沟通方式。』

『嗯,』弗林特松了口气,『你并不真的认为他们在——那啥吧?』

『不,但就算是的话,那也不关我的事。』路霸说,『一句话:无论是多铁的朋友,他的感情纠纷都不关我的事。有些事情是私密的。』

『还有些就奇奇怪怪的。』

『正确的形容词是『复杂』,杰伊,』路霸说,『不过没错,就算是那样。』


/『现在好多了,我猜你也没退步太多。』

一踢。

白幽灵笑了,面罩下的表情只有那个和他一起长大的人才猜的出来。而相对的,他也不需要亲眼看见就能猜到对方头罩下的表情。/

of flesh and metal的某些部分,收藏自http://20253wing.lofter.com/post/1cae094d_697c752 by ペ★ボ


直到当天晚上。

他们已经成双成对或者自成一组睡觉整整一周了,这样比一个人睡舒服多了,Starscream不得不承认。至少,他因此而得到了更多的睡眠。

如果当晚Megatron没有在睡梦中伸出手臂把他拦腰抱住,他一定可以睡得更久一点。

Megatron沉重的大手放在他的肚脐上,热量透过衣服传递到Starscream的身体上,那种似曾相识的刺痛感重新在他的皮肤上疾走。但这一次比之前的要糟糕一百倍。

火上浇油的是,除了那种‘刺痛’——它们正随着时间的流逝和Starscream的意识而增长得愈发迅速和强烈——之外,一种飘忽不安、激动不已的感觉开始在他的小腹蔓延。确定自己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入睡以后,他开始蠕动,试图挣开领袖的手。不幸的是,结果与他的想法相去甚远。

Megatron从背后搂抱住他,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里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皮肤上。Starscream感觉着那些热量的同时咬紧了嘴唇,潮湿的热气让那‘刺痛’的感觉变得愈发强烈。

这真是……可怕的让人兴奋。


他试图挣开他,想让彼此紧贴的身体拉开一点距离。他的动作牵动了Megatron放在腰上的手,然后Starscream僵住了,因为那只手不断往下、往下,直到……

“啊…”Starscream啜泣着发出一声喘息,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更多的声音以吵醒Megatron。他的脚趾头蜷缩着,腹中飘忽动荡的感觉变成了某种疼痛的悸动,然后一股膨胀的压力在他的两腿间疯长,就在Megatron的手下面。

Starscream突然觉得很热,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里这简直不可思议,即使考虑到Megatron正用庞大的身躯抵着他的背传递热量。他的呼吸加快,开始感到了轻微的恐慌。

深呼吸几次来让自己平静下来后,他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一边缓慢的试着从对方怀抱里挪出来,当然这次小心多了。


为了保持自己理智和身体的稳定,他放弃了Megatron的身体和旧毛毯提供的温暖,选择趴在冰冷的地板上。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慢慢地恢复了正常。接着,两腿间的压力与满面的潮红也渐渐消失了,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。

那一晚剩余的时间他都保持着清醒,一刻不停地紧盯着Megatron熟睡的身姿,看着他在睡梦中不时变化的姿势,衡量着回到他身边去的风险。但Starscream的疑虑和恐惧却让他无法动弹,他决心当他们还被困在这具黏糊糊的、不可预测的作呕躯体中时,要尽可能离他的领袖远一点。


节译

因为忙,只翻译了很少一部分,而且有错漏,就当是推荐吧。

乍一看很狗血实际上也很狗血挺有意思的文


第一章是Megatron拒绝了Rodimus后,第二天的自白(当着所有人的面,羞耻)

第二章Magatron吻了塞伯坦领袖红蜘蛛的手(表示歉意),红蜘蛛恐慌发作,与Wheeljack交流


cp是

  • Megatron/Starscream

  • Starscream/Wheeljack

  • one sided Rodimus/Megatron



Grey by GhostHost



简介:两个差劲的家伙在一起一般会搞出一段更差劲的恋爱,威震天和红蜘蛛就是这种状况。

但世界不是非黑即白,坏人有时也会试着成为好人。


警告:身心伤害,情感创伤,混蛋行为



『我以前的爱人和你很像。野心勃勃,天资聪慧,在任何一个他想学的方面,与任何人相比。教育,科学,政治,搏斗。他就像你一样骄傲,Rodims,而这种骄傲,这种不愿承认任何人比他优秀的骄傲,成就了他最大的失败。』


『怎么,你杀了他?』


『他也比你更会用激将法。不,我没有杀死他。他现在统治着Cybertron,在每次听见我的名字时都会发抖。』


『重点是,红蜘蛛让很多事情阻碍了他的成功,』(对,比如你)『他为了达到最终目的毁灭了自己,到达终点的那个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。我想警示你,不要犯下和他一样的错误。试着比他更聪明些。』


『简单啊,从不跟你拆开始。』


『很好。我建议你继续做这种决定。红蜘蛛最终得到了他想要的,但他付出的代价远高于他得到的。』


『这就是你想说的吗?避开你以成为更好的领袖?你一直在说红蜘蛛是如何失败的,但我们都知道他最大的失败是选择留在你身边。』


『我对红蜘蛛做的事不可原谅,Rodimus - 这也是我告诉你这些的部分原因。在刚开始时,他的火种和你一样灼热。不同于他,你有机会实现伟大,你无需依靠别人就能做出成就。你不需要别人的宽恕,许可或批准,罗迪姆斯。走红蜘蛛的老路只会让你落入奸人手中。』


『我告诉你这些,是希望你能从我们的失败中学到点什么,避免陷入我们陷入的陷阱,成为一个更优秀的领导者。骄傲和虚荣摧毁了我们,摧毁了霸天虎。我们失去了战斗的理由,也不再聆听彼此。你的理由依然存在。你的人民仍然相信你。』


『随便吧,说的好像我会成为你一样。』


顺便自白完后Mega就和Magnus去下棋了

然后吻手那幕,Mega只说了『祝贺你,我主红蜘蛛』就没说别的了,因为知道Star会以为他在嘲笑他